博鱼·(中国)体育官网

010-88888888

全国咨询热线

您现在所在位置:博鱼·(中国)体育官网 > 成功案例 >

高途盈利在线教育仍在路上

更新时间:2022-06-23

  高途在销售费等方面大幅瘦身、新业务持续进击,说明高途现在是以非常务实的态度在转型,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少有人注意的是,在新东方热闹的直播间背后,另一家教培企业高途也在今年一季度悄然扭亏为盈,在转型路上跨过了第一个里程碑。

  “双减”政策落地刚好一年。各教培企业纷纷积极响应号召,踏上了整改和转型之路,新东方和高途都位列转型大军中。

  6月6日,高途发布2022财年Q1财报:净利5372万元,去年同期净亏14.26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9254万元。

  这其实是高途连续第二个季度盈利,2021年第四季度公司录得2.86亿元净利,连续飘红来之不易。要知道,高途过去两个财年分别亏损13.93亿元、31.03亿元,累亏超44亿元。

  高途的扭亏让不少投资者开始关注教培行业能否在资本市场上重现荣光。“双减”落地一年之际,有的企业仍在转型方向上举棋不定,有的则看到了曙光、甚至扭亏为盈,它们的“求生之路”行进得怎么样了?

  2021年暑期,“双减”政策(即《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横空出世,原本火热狂奔的教培行业一夜入冬。

  资本市场也随之剧烈反应,教培企业市值从高位猛然跌落。好未来( NYSE:TAL )股价从20美元上方跌至6美元附近,新东方( NYSE:EDU )股价从60美元上方跌至20美元附近,高途( NYSE:GOTU )股价从10美元上方跌至3美元以下……2021年7月23日政策发布的当天,上述头部企业在内的中概股和港股教育企业共计跌去了超千亿人民币的市值。

  高途面临这样的“大考”,能够仅用一年时间,就完成了从亏损14亿到盈利5372亿元的反弹,超出了市场的预料。

  据公司6月6日发布的2022年一季报显示,高途当季录得营收7.25亿元,较2021年一季度(即“双减”政策前)同比下降62.7%,净利润录得5372万元,去年同期净亏损14.2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高途连续第二个季度录得盈利。在上一份季报、也就是2021年第四季报里,高途当季净利润为2.859亿元人民币。当时高途录得盈利的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是在2021年第二和第三季度降低了人工成本,并相应减少了研发和管理费用;其二是营销费用大幅度降低,从2020年同期的近18亿元骤降至当季的3.73亿元。

  降本增效这符合监管大势,当然也有被动无奈。高途董事长陈向东曾表示,“如果不做大的变化,我们的处境就会异常艰难,我们的现金消耗就会吞噬整个公司,我们就会再次走向死掉。”

  如果说市场仍对2021年四季度高途“勒紧裤腰带”换来的扭亏持观望态度,那2022年一季度的继续盈利则进一步加强了投资者的信心。反映到市场上来看,高途股价五月下旬以来迎来一小波反弹。

  回到2022年第一季度的业绩。高途在这一季的营业利润同样为正,录得2525.3万元,较上一年同期的亏损15.02亿元也大幅改善,背后是成本和费用大幅下降。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其实不难理解——去年此时,楼宇、公交、电梯里教培行业的广告铺天盖地、市场抢占如火如荼,今年教培行业“烧钱战”硝烟散去,企业成本和费用也随之下降。

  再具体一点,在业务重组和员工数量下降后,2022年一季度高途的研发费用从去年同期的3.651亿元下降到1.233亿元,但研发投入占比重新回到较高位置;管理费用从去年同期的2.176亿元下降到7894万元。

  过去一年高途放弃义务教育小学和初中阶段(即K9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宣布2021年12月31日结束K9业务,而它重新出发的方向是教育和素质教育。

  从数据来看,高途新业务的发展迅速走上高增长路线年第一季度,高途业务收入环比增速超过80%,同比来看大学生和教育、素质教育等业务条线%。

  教培行业研究员魏方指出,综合高途近期动作,教育、职业教育是其发力的重中之重。虽然与职业教育的市场很难像K9一般刚需、高频且有高议价能力,但是与职业教育已经算是教培行业退而求其次前景比较好的突围方向了,高校毕业生数量逐年增加、就业竞争日趋激烈、各行业不断提高人才标准、疫情下就业压力增加以及出国留学风险提高等多种因素催化了近年的“考研热”,这个市场是有前景的。

  魏方分析认为,从高途发布财报后,6月6日至8日,高途股价分别涨收3.79%、16.79%和15.00%可以看出高途的转型是被资本市场认可的,高途可以看作行业转型成功的样本。

  在高途迅速站稳脚跟、一马当先率先扭亏的身后,新东方、好未来、网易有道等教培行业头部企业也都在紧锣密鼓调转船头,探寻行业的新出路。同业对比可以发现,在业务转型方面,高途目前的完成度领先同业。

  新东方凭借别具一格的直播带货“出圈”,曾经的英文老师化身带货主播,用中英文双语在“东方甄选”直播间介绍产品,令不少年轻人着迷。有人在社交媒体上留言道,看新东方的带货直播竟不知道应该先下单还是先记笔记。

  新东方也是最早定基调以直播的方式自救的头部教培企业,背后的阵痛深刻而剧烈。2022财年,新东方员工人数从11万下降到5万,教学点从接近1800家骤降到几百家,业务总量也出现大幅度缩水。

  网易有道是几家企业中最后一个全身下场教培赛道的企业,此前“双减”政策出炉后,就有市场观点分析道,因为有道的业务原本就不止是课外培训,还有教育、学习硬件(如词典笔)等,因此受到的影响可能小于同业公司。最近一份公布的2022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网易有道收入录得12.01亿元,同比增长26.6%,增幅超出市场预期,也进一步接近了2021年第二季度12.93亿元的营收峰值。

  昔日教培行业“一哥”好未来的转型方向,目前在普通投资者看来,可能是最模糊的一个,它的方向是一家科技公司。2021年12月21日,好未来集团宣布旗下To B对企业业务全面升级,推出全新品牌美校,为教育行业提供完整科技解决方案,包括直播、教研等,以为行业赋能提升教学的科技和数字化水平。2022年3月,多家媒体报道好未来陆续成立了多家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软件开发、技术服务、智能硬件等。

  好未来的最新一季财报停留在2022财年第四季度(截至2022自然年2月),当季公司营收录得5.4亿美元、同比下滑60.29%,归母净利润录得-1.081亿美元,较上一个财季有所扩大。不过公司的营业利润在这一季度转正,录得64.4万美元,结束了连续四个财季的连续亏损。

  2021年,经历“双减”政策转型的高途提出考研业务“三年为期行业第一”的目标。今年5月21日,高途再次提出:以两年为期,成为考研教育行业第一。似乎转型后的高途,活得并没有市场想得那么差。

  实际上,教育部数据显示,2000年至2022年间,只有2008、2014和2015三年的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较前一年有略微下降现象,其余每年的报考人数均呈上升趋势。数据显示,2017年,报考人数首次突破200万人;2020年,报考人数突破300万人,到了2022年,考研报考人数成功突破400万大关,全国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为457万人,较2021年增加80万人,增幅为21%。五年间,报考人数翻了一番。

  以高途的新业务营收来看,贡献新收入确实比较亮眼。根据其财报显示,一年来业务收入环比增长超80%;可比业务(大学生和教育、素质教育、职业教育和数字产品)收入同比增速超200%;可比业务现金收入同比增速超40%。其中,编程业务收款同比增长超10倍。

  教培行业从业者杨旭辉分析认为,高途2021年年报显示,包括考研在内的全部和职业教育业务的营收才5.6亿元,与市场头部玩家差距较大,营收显然远未见顶。不过从业务收入增速来看,80%的收入增速足以说明高途在考研教培市场的竞争力。

  或许是因为转型路径逐渐清晰,又或者因为市场已经消化“双减”政策带来的行业变革,一些机构开始看好昔日教培领域的头部企业。

  例如中信证券在一份研报中指出,教培公司业务调整方向已经逐渐清晰,经过两三个季度的调整,企业的人员裁撤、教学点缩减基本完成,在手现金充裕,建议关注公司转型进展。

  手握余粮、心里不慌,机构发现高途、新东方、好未来等企业的在手现金较为充裕,因此看好这些丰沛的现金储备能够继续支撑公司业务完成转型、度过寒冬。

  以好未来为例,公司2022财年第四季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6.38亿美元,较上个季度的13.48亿美元有所回升。

  再来看高途,公司2022年第一季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从7.289亿元回升至9.682亿元,回到了一个相对充沛的水平,总负债也从上一个季度的21.44亿元进一步降至14.67亿元。高途CFO沈楠表示,足够支撑高途现在业务规模和未来对新业务的探索。

  转型之路必然不会一帆风顺,正如高途自身也预计,第二季可能因为组织调整和业务重组而录得营收下滑,市场期待它现金储备将会是帮助企业度过转型阵痛的压舱石。

  把手里的钱花在转型的刀刃上谈何容易,市场对此也非常关注。高途创始人兼董事长陈向东也提到,高途必须改变运营模式、聚焦人力物力财力,为未来发展备好充分弹药和资金。

  以高途寄予重望的考研业务为例,公司高管曾经喊话两年内高途要成为考研教育行业第一,但该领域早已经被易研、凯程、文都等头部企业抢占到稳定的市场份额,也面临着同样从K12教培赛道杀进来的新东方、好未来等老对手,可以说这个领域的竞争激烈程度不亚于K12教培。

  为了杀出重围,高途将考研产品细分化,上线了在职、保研等多个细分产品,寄希望以高效的运营能力分得一杯羹。经历了难熬的阵痛期后,高途正经历脱胎换骨。目前,大学和教育、职业教育、素质教育及智能数字产品,成为高途四大重点业务,而且这四大业务正在慢慢走上正轨。

  教培行业研究员魏方认为,放眼每个行业,一旦产生巨大变动头部企业都会承压更大,高途能快速稳住阵脚、甚至实现盈利,除了反映出企业的抗风险力和应变能力,最关键的是如何最有效的利用手头的资金。高途在销售费等方面大幅瘦身、新业务持续进击,说明高途现在是以非常务实的态度在转型,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魏方同时指出,需要注意的是,毕竟公司手里的“资金弹药”是有限的,不难预见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投资者都会紧盯公司的业务转型进度和资金流情况。

  但每个时代都有它的机遇,到了2022年,市场发现,从业务转型逐渐完成、到逐渐重新赢得资本的青睐,教培行业似乎浴火重生又站在了一个崭新的起点。通过高途、新东方这样的行业样本来看,行业巨变不止是带来危机,也能带来新的机遇。

  首先是基数小的问题。高途一季度营收录得7.246亿元,和去年同期的19.40亿元同比下滑62.66%。

  另外一个问题是利润率承压。传统的K9、K12学科教育门类其实相对简单,全国从小学到高中,学的考的基本都是语数外、理化生、历地政。但是到、职业和素质教育领域,门类一下就变得五花八门了起来,有的人想提升外语水平,有的人需要学数据库办公,有的人对钢琴小提琴感兴趣,另外一边又是围棋象棋……这样的复杂度令企业的成本交付模型和K9业务发生很大的不同,这都会导致盈利能力降低。

  需要看到的是,业务等数据背后,高途并没有公布具体的营收数字,也没有在本季度透露学员数量。目前的盈利,或许更多在于压缩开支的效果显著。

  教培行业从业者杨旭辉指出,从宏观层面上来讲,国家相关机构重拳整治K12市场,是为了让野蛮生长的教培行业慢下来,是为了让教育回归初心,所以从长期主义的角度来看,比拼谁是行业第一并不是当务之急,遵守行业规范、保证教育质量、提升平台口碑,摸索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才是教培行业首先要考虑的。

  教培行业研究员魏方也指出,高途此前的业务是建立在在线教育的模式上的,如今转型为线下赛道,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比如要和传统线下机构直面竞争,还将面临疫情、高租金、高教师成本、扩张速度慢,难以规模化复制等问题,可以说高途仍在路上。

  回顾这一年教培行业的“求生之路”,各家企业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拿出了不同的策略、瞄准着不同的方向,完成了初步的转型和自救,市场已经开始期待,等着教培行业的或许真的能实现“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线客服

ONLINE SERVICE

联系电话

010-88888888

返回顶部